畜牧业的阴影 不仅长而且是巨大的

由于畜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总排放的51%,所以任何强度不够的缓解措施,如牧场放养状况的改善等,都不足以解决问题。作者提出的减排措施是用替代品取代25%的牲畜产品,并指出,与开发可再生能源相比,该措施更快、更有效。

编者按:以下是罗伯特·古德兰博士发给我们的演讲稿,这是作者准备在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召开的一个“关于农、林、渔业部门在温室气体排放和缓解方面潜力的专家咨询”会议上进行的演讲。该会议于2009年12月2至4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文稿最后修订于2009年12月1日(译文略去参考文献,并略有删节)。

作者在文章中指出,由于畜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总排放的51%,所以任何强度不够的缓解措施,如牧场放养状况的改善等,都不足以解决问题。作者提出的减排措施是用替代品取代25%的牲畜产品,并指出,与开发可再生能源相比,该措施更快、更有效。作者还指出:我们需要“迅速作出重大改变,而不仅仅是逐步改变。”

一、引言

我和杰夫·安航题为“牲畜与气候变化”的文章在《世界观察》上发表后,粮农组织殷切邀请我们参加这次咨询活动。虽然杰夫·安航未能来罗马,他和我对粮农组织殷切邀请我们参与此咨询活动都表示尊重和感激。

从粮农组织1945年建立至今,全球人口大约已经是原来的3倍,而牲畜头数增长超过6倍。因此,畜牧业已经从依赖于自然资本的诸多领域之一,变为今天决定未来自然资本的首要因素。值得注意的是,每年在世界各地,畜牧业是砍伐森林的主要祸首,同时还消耗多达一半的捕捞的海洋生物,还消耗了粮食市场上一半的粮食。

针对到畜牧业的影响,我会首先谈谈畜牧业,再简单讲一些与自然资本、农业、林业和渔业有关的问题,并以一系列建设性措施作为结束。

二、畜牧业

2006年,粮农组织发表了一篇388页的报告,题为《牲畜的巨大阴影》。该报告分析了牲畜对气候的影响,这是在主要出版物上首次对畜牧业的供应链,从清除森林直到超级市场,所造成的温室气体(GHG)排放进行的评估。根据该报告,要增加肉类和奶制品的全球供应量,只有通过更集约化的牲畜养殖和砍伐更多的森林。

粮农组织的这一评估最近得到了国际牲畜研究所主任卡洛斯博士(Dr. Carlos Ceres)的公开呼应,他说发达国家用于喂养动物的谷物 “其实本可作为人的口粮”。此前,畜牧业还没有如此地位的人说过这样的话。

牲畜的巨大阴影》对全球牲畜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进行了估算。报告表明,所有生物呼吸到大气中的碳,以及土壤的氧化和有机质流失,已经超过了光合作用吸收这些碳的能力。这意味着,当今世界上已经有太多牲畜了。

杰夫·安航和我利用我们在世界银行集团对环境评估的工作背景,在准备我们给《世界观察》的文章过程中,考虑了在《牲畜的巨大阴影》中是否会有温室气体排放源可能会被忽略。我们发现,遗漏的关键来源有为牲畜及其饲料生产预留的土地,还有其它几个重要来源。因此,我们的文章表明,畜牧业的阴影,不仅长而且是巨大的,在人为温室气体排放中至少占51%。

如果畜牧业至少占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量的51%,那么靠缓解措施就不够了,广泛避免源于牲畜的排放则变得至关重要。例如,牧场放养状况的改善,可使土壤中的碳储存有所增加。但是,只有约8%的肉类产品来自牧场放养的牲畜,要提高这个比例,不增加森林砍伐的话,几乎没有可供利用的土地。此外,牧场放养的牲畜是集约化养殖牲畜所排放甲烷量的3倍。还有,增加土壤的碳存量这一缓解方法的可能性,多数情况下也只是在牧场放养幼小牲畜的时候存在,大部分牲畜长大了以后都是集约化养殖,喂以粮食作物。

我们在《世界观察》上的文章首先认识到广泛避免源于牲畜排放的重要性,然后制定相应的温室气体减排方案,其可以实现的减排量几乎相当于预期要在2009年12月7至18日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达成的目标,这个方案仅仅是用更好的替代品取代25%的牲畜产品。

媒体和互联网对我们的文章已做了大量报道。但也许是意外的巧合,就在我们的文章发表时,各国都开始报道破坏性气候事件对农作物和牲畜造成的损害。据报仅2009年11月,印度、阿根廷和菲律宾等地的牲畜就在气候事件中受到严重损失。肯尼亚牲畜因干旱死亡已成为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例因恶劣气候导致的冲突。

最近的这些报告应不足为奇,因为已有预测,农作物和牲畜受损最严重的情况将发生在那些人们最无法承受的国家。说的更明白点儿,已有预测,大气中二氧化碳水平增加所导致的损害75%至80%将发生在发展中国家,虽然他们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只占约三分之一。

然而,通过国家或甚至地区的尺度来评估牲畜产品时,所得的结论常常是很不可靠的。牲畜产品和饲料是全球性的商品,所以他们被空运、海运和路运到世界各地,气候变化是跨越国界的。因此,政策制定者在考虑畜牧业对气候的影响时必须超越本国的边界。这样才能认识,也必需这样才能认识到,世界上并非所有的土地都要用于畜牧业和种植饲料,而且可以如此保持不变。

被人们普遍忽视是,现在为放养牲畜和种植饲料的预留地形成了巨大的碳吸收损失。任何碳吸收的损失量,有增加同等幅度排放量的相同效果。此外,把牲畜和饲料生产预留地供碳吸收,是近期内唯一可行的吸收大量大气中碳的方法。

考虑到用于牲畜和饲料的土地可以再生森林,加上畜牧业排放的大量甲烷相对短寿,减少牲畜数量将是扭转气候变化的最快方法。可再生能源已成为扭转气候变化的热门选项,要长期保持低排放,我们必须坚持这一选则。不过,消费者必须为此等待多年,等工业和投资者在世界各地开发出足够的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才能大幅度降低排放量。反之,比畜产品更好的替代品可以大规模推广,通过公民/消费者、政府、工业界和投资者的联合行动,迅速对气候产生积极的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气中的碳可以看作是一个指标,用于衡量对自然资本的不利影响。同样,减少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机会也可以看作是一个指标,用于衡量对地区自然资本的利益。人们欣慰地看到,在从对自然资本的利用转向自然资本的保护和再生方面,粮农组织已迈出可喜的第一步。

三、自然资本

现在看来,可能的话,在从自然资本的利用转向保护,甚至再生方面,需要加大步伐。要做到这一点,农业生产率必须迅速提升,效率较高的食物要取代效率较低的食物。

虽然大气中的碳可认为是对自然资本有不利影响,但林业、渔业和农业专家们在研究问题时,必须着眼于自然资本的具体方面。对于怀疑气候变化是人为造成的人,谈论自然资本比谈论大气中的碳更有用。因为,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是无形的,对大部分人来说是抽象的,而多数人对自然资本的不利影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对气候变化人为论持怀疑态度的人,要考虑到本文大部分的观点实际上并不需要他们相信气候变化是人类造成的。

截至写本文之日,仍无法确定是否有新的气候条约将在2009年12月7至18日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签订。如果没有新的条约,那么规则就留给地方一级制定了。这意味着,在最需要规则的层次,最有可能没有规则,因为目光短浅只顾自身利益的选民可能会妨碍立法者实施必要的措施。

然而,如果在国家或国际规则中存在空白,考虑到大自然对真空的厌恶,粮农组织完全可以填补空白。粮农组织可以推广好的政策,并与其它有关机构携手合作。不过,以往许多情况下,自愿准则和自我报告并非行之有效。因此,粮农组织可在诸多方面起重要作用:与各国政府协作加强现行法规的执法,以及可能的话加强立法,尽可能有第三方监督和强化,及有效的惩罚。

我们受到粮食、水和气候危机的威胁,急需新的措施与应对办法。所面临的挑战是各国政府要与粮农组织和产业界协作,迅速作出重大改变,而不仅仅是逐步改变。

(1)可持续农业

研究表明,在生长季节,相对于标准温度每上升摄氏1度,小麦和大米产量预期会下降10%。例如,去年夏天,印度与气候变化有关的干旱造成减产20%。这种相关性可能会使2008年粮食危机的情况在来年重演。

2008年粮食危机发生的结构性原因仍存在,因此可能用不了多久,另一次粮食危机就会发生,尽管世人可从上次的危机中汲取教训。值得注意的是,只有有限的土地可用于种植生物燃料作物,特别是为了扭转气候变化,保护现有的森林,甚至再造更多的森林受到了高度重视。但是,全球每年生物燃料的生产使用1亿吨的农作物,而全世界每年畜牧业的生产使用7.6亿吨的农作物。

用于制造生物燃料和作为牲畜饲料的作物同样可以用来养活人。眼下世界上饥饿人口的数量已首次超过了10亿,预计到2050年营养不良的人将增加20%。而每年死于饥饿的儿童已有600万。

总的来说,在最近几十年中,生产出口作物的大型农业生产者,比为本地生产农作物自给自足的小农户在全世界各地都更受青睐。不过,粮农组织于2009年11月召开的粮食峰会通过了帮助发展中国家农业自给自足的决定。要做的不是让国家经济全面独立和自给自足,而是要加强调国内粮食生产,尤其是主食的生产。还需要的是在农业和营养之间建立更多的联系,以及减少贫困人口。

大多数出口型农业依赖于工业化的单一种植的种植园。这使土壤变得贫瘠,加剧了侵蚀,并需要大量的化肥和杀虫剂。另一方面,减少农业出口的经济动机应来自于阻止主要成本外化所施加的压力,这些有关的成本如森林砍伐、生物多样性丧失和固碳。此外,由于燃料和能源价格上升,直到可再生能源显著增加之前,生产者都会渴望缩短供应线以降低成本。

如果用更好的替代品取代一定数量的畜牧产品,那么到2030年粮食生产要增加50%的压力就会减少。事实上,预期的人口增长意味着,通过大幅度减少牲畜数量,农作物可直接给人吃,而不是给牲畜吃,这也许是满足粮食需求的唯一方法。否则,必须有全新的粮食生产方法才能使现有的土地养活更多的人,而至今尚未发现这些方法。用于农业的新土地短缺排除了其它选则的可能,特别是气候变化迫切需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及增加固碳。

粮农组织一直在寻求通过更有效地利用资源诸如水、能源、化肥、基因,防除害虫和杂草及存储保管来提高土地的生产力。食物效率是下一个前沿领域,这将需要大幅度减少畜牧产品,同时增加生产更好的替代品。

(2)可持续森林

据报导毁林和森林火灾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将超过世界各地运输业的排放量。现在每年减少的热带森林面积都如纽约州一样大,致使释放到大气中的碳约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17%。在森林中,伐木而铺的道路,以及气候变化引起的干旱导致森林火灾和其它野火发生的频率增加,进一步增加了排放量。

世界运输业要成为零排放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全球17%的温室气体排放现在就可以通过停止砍伐和焚烧热带森林而消除。在经济较为落后,但森林资源丰富的国家这样做,需要使保护,甚至再生森林,比为牲畜放牧和饲料生产砍伐森林更为有利可图。这些措施预计将在2009年12月7至18日于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讨论。

任何地区的森林砍伐或许都不仅有一个经济上的原因。例如,在亚马逊地区砍伐森林的直接原因大多数情况下显然是用于牧牛。但如果这些森林不被砍伐用来牧牛,那也可能被用来生产牲畜饲料,或是先用于牧牛,不久后再可能是用于饲料生产。

毁林动机的第二个原因是政府为了适应人口的增长。然而,多数牲畜和饲料生产都是大公司经营的大规模而非劳动密集型生产,并不能适应人口的增长。不管怎样,如果砍伐热带森林确实是因政府要适应人口增长的需要,那么这很可能从长远来看是非常差的经济选择,特别是就近几年气候变化的情况来看。有人建议,避免砍伐森林是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最经济的方法。

(3)渔业

77%的鱼类物种受到捕捞的威胁,其中8%被捕尽,17%过度开发,52%充分利用。物种组成正在从大的捕食类转向小的鱼类。

当海洋资源被过度开发时,渔业资源的重要补给──海洋栖息地也在被摧毁。拖网捕捞,世界上最具破坏性的合法捕捞方法,正在清除海草、贝类海滩及浅水和深水珊瑚礁。然而,这些栖息地对碳吸收有着重要的作用。每年约7%的“蓝色碳汇”正在消失,是50年前消失速度的7倍。

3000万吨或36%,甚至有的估计占多达50%的每年全球渔业捕捞用于饲养牲畜。在全球范围内,仅猪和鸡所消耗的海鲜就是美国消费者的6倍,是日本消费者的2倍。

(4)再谈畜牧业

如同世界上所有其它的排放,畜牧业造成的排放应由经营或所属的行业或部门负责。但畜牧业只是更大的食品工业的一部分,从总产量来看,与所生产的谷物、豆类、水果和蔬菜相比畜牧产品的量要小得多,而所有这些都受到畜牧业排放量的影响。此外,在同样的排放水平上,食品业所受的这种影响比其它任何行业都大。因此,一旦这些得到充分的理解,食品工业就有紧迫的商业动机,来控制这些排放的影响。

当食品工业意识到,有实际的商机来平衡这些影响--即生产更好的畜产品的替代品,就会对控制畜牧业的风险更加关注。没有人能像食品业这样,能如此直接地控制现有的影响和拥有诸多的机会。因此,最理想的是,食品业首先要理解这些影响和机会并直接控制、把握它们。事实上,所有食品业的大公司已经自行聘请了环保专家。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些专家们显然忽略了《牲畜的巨大阴影》、《世界观察》和其它刊物所明确指出的影响和机会。

与更好的替代品相比,畜牧产品除了造成温室气体排放,水的使用效率也非常低。例如,评估表明,生产每公斤牛肉要用多达20万公升的水,而生产每公斤大豆用2000公升水。畜牧产品生产除了用大量的水,也造成很多饲养场的排放、河流和沿海水域(赤潮)的污染和富营养化,导致水生生物的种群减少,并减少洁净水的来源。世界各地的畜牧业是主要导致当今水位枯竭、雨水土壤渗滤率的减少和荒漠化的主要原因,所有这些都正在全球范围内加剧。

四、建议

我期望此次咨询与会者先讨论,然后开始迅速采取建设性的下一步行动。首先要对更可持续发展林业、渔业和农业的共同原则取得一致意见。其次,对要考虑采取的具体行动,我提出以下优先事项。粮农组织应与各国政府、其它国际组织,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协作采取这一系列措施:

畜牧部门

  • 要知道到如果经济不富裕或富裕的牲畜生产者不愿意寻求另外的生计,那么他们将别无选择,只能自己来对付气候变化对他们生计的影响以及控制他们养殖的牲畜所产生的大量温室气体。各国政府应与粮农组织协作提供如再培训、支付土地和牲畜这样的援助,对小型和大型生产者都加以支持,因为他们面临不可避免的改变。
  • 对畜牧产品生命周期和供应链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进行澄清的努力予以支持,特别是在《世界观察》上发表的至少51%的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量源于畜牧产品这一估算的有效性。一个要加以澄清的关键方面是全球养殖牲畜的生物质的合理计量。《牲畜的巨大阴影》所用的牲畜存栏数为每年217亿,而粮农组织另外发表的报告上称2007年有560亿。
  • 要了解尽管畜牧业造成的温室气体量有待确认,但已经很清楚,再造林是一项首要任务。因此,粮农组织应与各国政府协同实施大规模造林。首要问题是测绘出技术和经济上最成熟的再造林地区,并建立对世界各地畜牧产品和替代产品温室气体排放持续追踪的框架。
  • 与食品行业领先的公司合作,以促进优于畜牧产品的替代品的生产和市场营销。

……

 

五、结论

我期待在会期间及今后的日子里听取大家的反馈。我当然承认,与会的政府官员将筛选这一系列建议,并势必察觉一些政治选择和权衡的困难。我了解这些,因为我作公务员多年,时常与我的经理、客户、和其他干系人(利益相关者),特别是民间社会有相互冲突的问责。

因此,我知道人们往往最容易选择最好走的路。另一方面,可能世界上很多人都选择最好走的路,才使我们现在面对危机──即全球气候变化和食物与洁净水短缺,以及世界各地巨大金融和经济困难的危机。

因此,我劝大家对此次会议最重要的方面加以深思,即我们正经历的,也是我们来罗马要尽己之职解决的历史危机。这意味着我们--在座的各位,对长期的公共利益--或者说得更简洁一些,对历史比对我们的经理和客户要负更多的责任。而在座的人民公仆有权、有能力做出显著的改变--通过惩罚、奖励和回报这些通常使用的手段,正是你们熟于设立和应用的。

考虑到世界各地无数的肉食者和牲畜饲养者,做出努力减少25%畜产品这一决定,很可能会是不大自在的选择。然而,正如我已经描述的,当今畜产品数量极可能是造成全球气候变化、粮食和洁净水短缺的关键因素。因此,如果你们很好地利用你们的能力,从长远来说即使肉食者和牲畜饲养者也会感激你们所做的努力。

有一项努力将特别得益于你们的能力和关注,那就是解决不同政府部门间分歧所做的努力,它们很容易不同意。一个国家在这方面可能取得的任何成功,可能会让其他国家对应的部门非常感兴趣。因为正如你们所知,这很常见,例如财政部会极力阻止有害的补贴,而同一政府的农业部则可能施加压力维持补贴。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今天的危机能否得到解决,在更多的冲突和伤害发生之后,在较少的冲突和伤害发生之后,只有通过你们将做出的明智但也许有点不自在的选择来定。有长期公众利益的引导,我相信你们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我相信你们记得,历史会对你们做出评判。

原文下载(参考文献见原文) Forests, Fisheries, Agriculture: A Vision for Sustainability


世界银行 | 世界银行:应减少对畜牧业的财政支持
新闻 | 环保和动保组织呼吁世界银行停止对工业化养殖场的财政支持
新闻 | 2022年温室气体浓度再创新高
编者的话 | 不要拿弱势群体说事!
新闻 | 全球温室气体水平2021年达历史新高
编者的话 | 我为什么不相信他们能解决气候问题
新闻 | 世界气象组织:去年温室气体浓度创新高
图片 | 各地民众呼吁限制畜牧业 转向植物性饮食
編者的話 | 不要拿弱勢群體說事!
UNFAO | 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必須轉向健康和可持續的飲食方式
視頻 | 聯合國糧農組織:大豆對健康的重要意義
UNFAO | FAO: 2050年或存在糧食不安全問題
古德蘭 | FAO報告低估了畜牧業的排放
新聞 | 糧農組織:全球糧食浪費嚴重
新聞 | 今年5月大气CO2浓度将创纪录
古德蘭 | FAO向肉食工業妥協(英文)